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欢乐棋牌 > 周期性定义 >

重新定义行业、好企业、周期性调整初探

发布时间:2019-06-28 07:2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最近一年多,发生了很多极具创新性事件,使我们从未像今天这样切身体会到什么叫“日新月异”、“天翻地覆”。

  电商冲击数码城,微信冲击短信,以YY和乐视网300104股吧)为代表的互联网电视冲击传统电视;广告行业里,百度的广告收入首次超过了央视;搜房网二手房的交易金额占100多个城市二手房交易额的一半以上。

  BAT(百度、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正在布局全产业链,可以说呈无所不包之势。腾讯让我们惊叹的,不止是6亿微信用户、每个用户平均每天使用将近3小时,更让人惊叹的是,未来可能十几亿人甚至数十亿人,平均每天将会有数小时应用腾讯以及腾讯系(腾讯控股、参股、合作)平台上的商场、物流、娱乐、金融、证券等各类企业的产品与服务。腾讯极有可能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

  以对媒体的冲击为例,有这样两条曲线,一是网络视频收入规模、用户数量在加速增长,收视率持续上升;另一方面传统电视收视率逐年下降,而且呈加速的趋势。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这是两个反方向的加速运动。

  不仅是互联网侵入的领域,冲击和颠覆已渗透到各个领域。如新兴的特斯拉汽车,使得传统的汽车生产商面临着完全不同的市场格局。当国内很多地方还在花上百亿元建汽车生产基地的时候,可能刚投完,生产基地就过时了。在医药生物领域,华大基因的测序技术越来越成熟,当根据基因测序结果诊断病源、对症下药并广泛应用时,又会对医药健康产业带来怎样的冲击和颠覆?

  麦肯锡咨询报告勾画了决定未来经济的12大颠覆技术。如果行业分析师没有花更多的精力研究这些颠覆性技术在发达国家的最新发展,以及这些颠覆性技术在各类产业的应用及其带来的新变化,就会脱离新科技、新经济310358基金吧)的前沿。

  这个时代有人称之为新经济时代,有人称之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创客时代、大数据时代,无论叫什么时代,颠覆性特征最明显。“颠覆”一词将贯穿未来数十年全球特别是中国产业变革、企业变革的始终,这种颠覆将超出想象,挥不去,躲不开,逃不掉。

  因而,在从事传统行业研究的时候,必须同时细究新科技、互联网对这个行业可能带来的颠覆性变化。今天的颠覆者明天可能会被更新的颠覆者所颠覆。当然,颠覆不一定意味着一个行业的彻底摧毁,但一定会从根本上改变众多行业的现状、体格与基因,部分行业里的相当一部分传统企业与职业会快速消失。

  传统行业的界定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传统的行业划分标准难以界定新兴企业的属性。传统的经济产品,通常是要确定生产者、生产场所、生产要素、生产流程,在这之后的产品形态也是相对固定的。在互联网时代,产品则难以在事前确定形态和边界,一个通讯软件可以演化为社交平台、交易平台、投资平台,平台的顾客可能是使用者、消费者,也可能是生产者、供给方。

  这么多年,我一直认为中国的移动互联一定成为最先领先于美国的领域。因为我们不仅拥有6亿多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更重要的是,每个用户上网时间是美国、日本的3~5倍,6亿手机用户每天花3个小时在微信上能产生多少数据、多少信息?这又为下一轮技术革命提供了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无法比拟的产业发展优势和基础。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不太容易确定企业的经营范围、合作方、产品定义、目标用户等,我们用传统行业的定义不太容易阐释跨界、跨行业创新大趋势。就像文化产业,会呈现出文化科技、文化金融、文化地产、文化旅游,甚至于文化+地产+旅游+……这样无边界聚合的情况和状态。

  互联网与各行业的结合正催生出各类新业态,互联网和传统制造业结合,可用一个新词—“互联网制造”来命名,如全产业链的整合者小米手机,苹果、三星屏幕的最大制造企业蓝思科技,都是互联网与硬件制造结合的产物。

  跨业和跨界,使得行业的参与者由制造者、专业者扩充为使用者、普通大众。小米手机是一个“人人制造”的典型,每个用户从创意、设计和生产过程直至使用的反馈均全程参与。金融民主化也使得“人人金融,金融为人人”成为可能,一个家庭就可以承担一部分银行的功能。

  深圳有个企业叫朗华,很难界定属于哪个行业,因为它是“生产的生产”、“物流的物流”。根据客户的需求寻找最合适的生产商、最适合的物流企业、最适合的金融服务,我把它定义为生产、贸易、金融活动的“组织者”,是资源的整合者。

  又比如,新材料的行业边界已经被广泛拓展。可以从环保里面延伸出自我清洁的碳纳米管,这属于环保行业;从石墨烯里可以帮助创建新型显示器,这又是IT行业;纳米离子结合转铁蛋白治疗癌症,这又属于医疗行业。

  基于新兴产业的特殊性,还可以上市公司作为母体搭建产业基金、并购基金,充分运用资本市场的杠杆化手段和工具,从一家上市公司能够引领行业重大变革的产品和服务出发,向企业上下游纵横延伸,演变出一个新兴行业。如果以腾讯系、特斯拉系作为一个产业链群体跟踪研究,或许比传统的按行业划分标准分类研究更具价值。

  工业时代“好企业”的标准是,如何在资源稀缺性情况下实现资源利用效率最大化,包括规模、品牌、技术发明与改造、产品质量、行业标准制订、高效率的生产、低成本等。互联网时代,好企业的标准则主要包括对人们的习惯、行为和心理具有强大的捕捉、挖掘和塑造能力,能够站在用户的角度全方位体验,充满着激情、创造力和想象力,具备持续不断的创新能力。

  持续创新能力中有一点,即始终充满强烈的危机意识。最近华为任正非提出几个问题—华为是否会遭遇“滑铁卢”?华为已达到两千多亿元销售额,如日中天,未来会不会死掉?会因为什么问题死掉?企业家天天想着企业会怎么死的时候,就有可能避免覆亡和消失。

  上世纪80年代有一部电影《日本沉没》,五年以前我们还都在争相传阅日本巨型企业的成功经验,松下、索尼、夏普都曾让我们顶礼膜拜,但是如今却集体沉沦,不是因为他们管理得不好,其精细化、标准化、流程化、质量管理等方面执行得最彻底,而是在于对互联网时代创新大方向、大战略缺乏把握,只注重硬件的制造,硬件可以做到最精,缺乏像苹果这样软性、人性化的创新元素。

  摩托罗拉、柯达先后发明了全球首部智能手机、数码相机,但不敢革自己的命,最后他们都倒在数字化和互联网门槛,值得深思。在快速创新与迭代面前,成为“百年老店”的概率也越来越低。

  管理良好的企业,在突破性技术面前与新经济时代,常常会遭遇惨痛的失败。产业领导者更替很快,过往的竞争优势消失更快;新技术、放松管制、经济民主化带来“去规模化效应”,打破了垄断,显著降低了产业进入门槛;市场的主动权首次从生产者转移到消费者,二流的产品和服务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战略的生命周期在缩短,企业发展越快,其商业模式也会越早达到极限;新进入者甚至免费策略的竞争者可以用超低成本冲击现有企业成本方面的优势。这样一些新的因素冲击,使得我们分析行业周期性变化、判别企业价值的时候,必须重新构造方法体系。

  20年前,哈佛商学院教授、“创新之父”克里斯坦森提出了破坏性技术理论。像腾讯这样的企业,最初只是一个服务于年轻人的QQ社区,功能并不完善,在小而新的市场,不断改进缺陷,不断扩充边界,改变价值主张,最终进入了互联网主流市场。

  克里斯坦森写了一本书叫《创新者的窘境》,这本书中特别讲了一个案例,就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电脑硬盘从38英寸,缩小到35英寸、30英寸、20英寸,一直到1.5英寸。在技术引领的硬盘由大到小变化之中,起初性能不甚完善、产品瑕疵也较多的35英寸硬盘生产企业最终超越了38英寸的,38英寸的企业最后几乎全部消失,其原因在于当时38英寸的硬盘生产企业利润高、产品完善、客户稳定,看不起不确定性的小市场,固守现有的资源分配模式,不愿意做出重大改变。这一幕在其后反复重演,每次小硬盘产品的推出即导致了“前辈”们的纷纷消亡。一代企业替换一代企业,就发生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内。作者指出真正的创新者必须能随时跟踪破坏性技术的变化,而不能像传统企业只是延续性技术的完善和优化。

  再看100年前,发展经济学创始人熊彼特提出了“创造性毁灭”之论:新的消费者和产品、新的生产和运输方式、新的市场以及新的工业组织形式不断创造新的行业,同时在淘汰旧的公司。创新就是改变经济结构的“创造性破坏过程”,有价值的竞争并不是价格竞争,而是新商品、新技术、新组合形式的竞争,这种竞争力冲击的不是现有企业的利润,而是它的基础和生命。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案例在印证甚至超越这个观点。

  所以,传统的企业价值评估方法和体系有点过时了。市场份额高并不代表生命力强,手机市场占有率极高的诺基亚也就在一两年内迅速崩塌。利润高的公司不代表市值高,中国电信的利润超过了腾讯,中国电信的员工是腾讯控股的12倍,但是中国电信的市值不到腾讯的三分之一,并且市值差距会越来越大。腾讯控股最近两年利润增速越低,市盈率反倒越高,去年的市值就增加了5000多亿港币,但利润并没增长多少。亚马逊盈利长期不太稳定,但其市值每年都在快速增长。

  历史短的企业不一定代表价值低,今年发生两件事情,Facebook以190亿美元收购了创建不到5年、只有50人的Whats APP,谷歌以32亿美元收购了2010年创建、只有200多人的公司Nesto。

  新经济时代的创新型企业正呈现出“四千”特征:千军万马、千姿百态、千差万别、千变万化。

  周期性调整是否都有“调整”的余地?做宏观研究的有一套经济周期的传统理论,有一个产业或企业成长、上升、衰落,再成长、上升、衰落的曲线,有一套周期分析的理论、模型、工具。

  工业经济时代周期的产生在于供给和需求的不匹配,供给和需求的不匹配又在于信息的不对称,过去靠马车、信鸽传递供求信息,现在则靠淘宝、百度解决信息的对称与供求平衡的问题,供求变化与平衡的规律在发生变化。

  更进一步,我相信会发生得很快。未来的产品,就是直接从工厂到消费者(F2C),货物将主要不在物流仓储中心,不在大型商场,更多时间在路上。有一次我半个小时内在深圳三条马路上看到三十多辆顺丰物流的货运车。消费者可以随时随需直接向工厂订货,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产能过剩,减少库存。库存的概念可能也要发生变化,过去手机的库存要计值,如今手机的存货是否还有价值,甚至变成负值?存货迅速贬值,甚至不值钱,还要支付维护与仓储成本。

  当今行业周期变化过程中,“此长彼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突出,比如网络视频、自媒体上升,传统电视、传统报纸在加速下滑,关键是下滑的底在哪里,我们并不知道。过去下滑以后还有翻身之时、还手之力,未来纸质报纸还会存在,但对整个行业来说,其份额还会有多少?何时有走出下滑周期的机会?

  从电报进入中国到电报退网,花了130年时间,而现在从门户广告到搜索广告、从搜索广告再到社区广告,整个过程各自只花了8年左右时间。

  一方面,经济在滑坡,但移动电子商务用户规模最近十年平均每年以40%的速度在增长,2013年移动终端用户消费规模增速同比达165%!这样爆发式的增长速度也同样意味着一些传统企业的消失。实体连锁巨型企业沃尔玛在中国就出现了关店潮。

  反向加速运动的下一个产业是谁?金融、医疗、教育、商贸?今天的投资者,比过去成熟多了,不只是希望获取反映股票走势、个股分析的研究报告,他们更希望行业分析师提供他们不知道的或者他们还不会分析的新变化、新因素、新信息。

  新经济时代,技术发展趋势越来越难以准确判断,产品升级换代速度越来越快,行业划分的标准需要改进,企业估值的工具、方法需要重新审视,原来的估值体系不一定管用,产业周期变化呈现不确定性。

  我们需要重新构建基于新经济时代的企业与行业的研究体系甚至研究方法;需要重新评估产业升级、经济转型方向;需要认真探讨多层次资本市场服务于经济转型的最佳切入点。这些都需要从本源上探讨行业、好企业、周期性调整这一类重大概念的重新界定。我们的经验和理论还停留在工业经济时代的感觉和认识上,还没有赶上时代的变化。

  除了前面提及的几个定义之外,创新的定义也在变化。以前讲的都是技术创新,其实服务创新、管理创新、模式创新、机制创新、制度创新、工艺创新、流程创新、方法创新、应用创新,都属于创新的范畴,创新的内涵在丰富,外延在扩大。

http://herdesignsnj.com/zhouqixingdingyi/9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